微软:高管解读1Q20财报强劲趋势会持续全年

发布日期:2020-03-15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24日午间消息,微软今天发布了2020财年第一财季及全年财报。报告显示,微软第一财季营收为330.5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290.84亿美元增长14%;其中净利润为106.7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88.24亿美元增长21%。同时,本季度调整后每股收益为1.38美元,⿸同比增长21%。

财报发布后,公司高管对财报进行了解▒读,并回答了分析师提々问。参与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的微软高管有: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首席财务官艾米胡德(Amy Hood)。

以下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基斯韦斯(Keith Weiss):表现非常强劲的一个季度。我希望能从一个混合的角度,进一步了解智能云业务⿺(Intelligent Cloud)。因此,首|先‖∠,我想问萨提亚,您能说一下大客户是如何签下这些混合合同的?他们的参与方式是怎样的,通过内部ǐ部署资产或者云资产?我相信,投资者们也对这部分出色表现以及Server & Tools的表现十分惊讶。

下一个问题给艾米。Server & Tools的增长高达14%,™超出了大部分人的预期。未来这种增势能否持续?

纳德拉:谢谢你的问题。总体来说,我们的措施始终围绕这种分布式计算结构展开,对混合结构的考量也是基于长期的,即长远来看,计算能力应该如何满足现实世界的需求。因为,如果你从长远来看,计算将迁移到生成数据的任何地方,以及越来越多的数据会在现实世界中生成。当你想到云的时候,你需要将云端边缘运算视为一个一流的结构。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认为,混合结构会带来更多好处。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客户会选择Azure,会续订。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将拥有云端和边缘的双重灵活性。这无疑推动了我们的增长。

其次,我们也获得更多份额。当你观察边缘运算方面的进展,我们的某些数据中心附加产品在市场上极具竞争力。在架构上,我们也已经做好准备。事实上,在我们的Ignite Conference上,你会看到我们已经大胆◣前进,比如,如何考虑应用模型的架构普及,未来分布式计算中的▀程序模型发展等等。因此,我们在这些领域很有信心。

胡德:我来回答你的持续性问题。如果你回顾历史,你可以看到,萨提亚刚刚提到的持续趋势,可以确保我们以关注数据与计算长期现实需求的方式进行授权许可。这也是我们所说的混合价值主张。还是就是,你将看到的溢价优势,本季度的SQL和Windows对此都所有体现,主要得益于混合价值主张和广泛的优势。

高盛分析师海泽尔贝利尼(Heather Bellini):我想请问艾米,您最近总说,Azure的毛利率已有实质性改善,并极大地提高了商业云业务的毛利率。我想知道,这些改善╜,与通过更低成本扩张数据中心和减少的折旧与摊销,有多少联系?这些改善中,有多少跟更优的容量使用相关?

胡德:首先,从总体上来说,商业云业务的毛利率的增长۩在过去两年一直高于我们的资本支出增长。所以,从大局来看,我们的整体毛利率是在提高的,这得益于一系列原因。比如,单位成本的结构性改善,收益向高级服务的混合转移,出售更多SaaS类的服务和消费服务或者甚至高级数据服务等。总结下来,我认为,团队真正所做的,是在实现从根本上改善毛利率的五年计划。

现在,当你不断看到收益向基于消费的Azure服务混合转移时,整体云业务毛利率会以相同的速ミ度提高。我们也已经说过,未来这样的趋势会一直保持。但是我们也的确希望,Azure的毛利率,尤其是在消费方面的毛利率,有所改善,并且它们也确实有改善的空间。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卡尔凯斯泰德(Karl Keirstead):我想问艾米,我在根据收入细分阅读您的下一季度指导预期是,我发现它接近总体收入增长率,假设中位数为9%-10%。当我将其与第一财季的14%的增长率相结合时,这意味着下半年微软的总体收入增长应大致保持在10%的范围内,从而确保全年的两位数增长。所以,我想知道,您觉得在下半年,有哪些增长动力可以帮助您保持这样的增长率?以及,您的指导预期并未完全反应整体支出环境中的任何恶化,这么说是否公平?

胡德:首先,总体上,第一财季在商业上是个十分强劲的开端,整体趋势都非常强劲。不管是Azure订阅的规模和数量,Azure消费增长率的一致性,Microsoft 365的订阅,还是Dynamics上体现的一些信号,以及工作流云平台Power Platform和LⅫinkedIn等等,都说明这个季度的表现非常不错。续订表现也非常好,重新获得率也不错,新业务也欣欣向荣。

我们有这样的信心,有些之前提到的相同趋势会一直持续全年。我们也一直在努力保持这一点,尽管这个或那个季度会有些其他的弥补,更可持续的增长趋势是我们的商业云业务为消费者◣提供了更显著的价值和差异,而且他们的订阅期也更长,我们的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也会不断增长。

因此,对于你提到的第二财季的某些季节性因素,我想,第二财季确实存在游戏方面的挑战。至于下半年,我预▌期Surface会给出更好的比较数据。所以,这应该是你将在下半年财报中看到的√一个新变化。

伯恩@斯坦研究公司分析师马克莫德乐(Mark Moerdler):毫无疑问,∪人工智能是一个重点,也是本季度Intelligent Cloud运营支出增长的Ⅶ主要动力。那么萨提亚,请问您是否可⌒以向我们解释一下,微软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未来打算?另一个问题给◎艾米,投资是否大于收入,或者说,人工智能是否已经为Azu∕re带来收入?

萨提亚: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对于人工智能发展,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去看。一个是,我们将人工智能用作第一方SaaS应用程序。HoloLens上í附带的新转录功能或新的计算机视觉功能,便包含了一些现象级的突破。所有这些都源于新的人工智能能力,这些人工智能能力又都由相同的云基础架构提供支持。我们在微软构建的一切,都是第一方与第三方平等,且以Azure为核心平台。因此,我们使用我们自己的SaaS应用和消费者创新,来推动高端人工智能能力,也为企业客户提供一流的工具。这些创新甚至也推动我们Ы的企业客户在Azure平◑↔↕▪台上的项目发展。所以你会看ㄨ到,我们的整体支出是有机结合的,不管是资本支出还是运营支出。

胡德:我很难说我们在这里投资了AI,你就会在这里看到它。我认为,你从萨蒂亚的评论中听到的是,实际上AI是编织在整个技术堆栈的每个层和组件中的。他也阐述了这项技术究竟有多么重要。无论你是通过Insights参与Dynamics 365层还是使用组件(就像我们的一些客户的自然的互动一样),情况都是这样。因此,对我来说,成本和投资几乎是最基本的,因为你会在利润和使用中看到它,而坦率地说,也可以通过我∞们相较于竞争对手的产品差异化上看出来。

Jefferies分析师布伦特希尔(Brent Thill):艾米,鉴于你的一些同行看到了一些弱点,因此科技投资者中存在很多宏观问题。看来你还没有看到任何迹象。但是,我很好奇你能否仅从需求的角度谈谈你所看到的东西。

胡德:我认为,对我来说,保持对增长和▎▏机遇关注,并在庞大、广泛而持久的TAM领域进行投资,这一点十分重要。而且我认为,当●你考虑我们将时间花在建设产品、投资营销、投▄资销售能力和技术能力上的时候,其中很多地方(如果不是全部的话)都存在。因此,当我观察并探讨我们的执行力或思考我们在宏观环境中的执行能力时,对我而言,这就是在正确的地方进行投资,以出色的方式执行,并始终专注于转型,我们的客户ψ需要我们帮助他们创造自己的机会和成长。而且我认为,我们在选择正确的投资目标时做得很好。萨蒂亚刚刚提到了其中一些,但确实有很多。如果你考虑安全性、合规性、通信、工作流程、业务流程重塑,这份清单会不断增加,我觉得我们已经确立了多年的计ν划,占据有利地位。而且我倾向于把每年和每个季度都看作是继续差异化,并通过投资创新和良好的执行来获取份额的机会。所以,我认为我们就是这样做到的。

纳德拉:坦率地说,我认为这可能是到目前为止所有问题的统一主题,那就是下一步是什么。对我们来说,下一步是在应用中,基础设施●·可能从第一回合到第二回合。数据和AI开始第一回合。在安全性、合规性方面,我们从未参与。我们现在可以以相当Ⅱ有竞争力的方式参与。我们已经构建了几年前甚至还不存在的东西,那就是工作流云。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在商业应用方面,我们很有竞争力,足迹也在不断发·展。即使你考虑Microsoft 365之类的东西,尽管我们过去在所有第一线工作中都取得了成功,但我们从未参与┐,现在我们可以参与其中。因此,我看ⓞ到了长期增长机会,我们将继续专注于确保我们的创新在我们探讨的所有层面都具有竞争力。

富国银行分析师菲尔温斯洛(Phil Winslow):感谢回答我的问题,也祝贺你们又取得了不俗的季报。萨蒂亚,我想集中谈谈你在电话会议早些时候谈到的战略公告,包括甲骨文、VMware和最近的SAP。想知道你是否会带领我们逐步了解这些背后的战略思想。然后,尤其是对于VMware和甲骨文,由于它们的存在时间明显更长,那么客户的反馈是什么?然后,我想问艾米,你如何看待今年实际通过数字体现出来的这些重大战略◤差异?

纳德拉:总的来说,我认为这又是过去我们参与的一项基础架构业务,但是我们的足迹相当狭窄,这◎是因为我们拥有自己的基础架构,主要支持我们的数据库和操作系统。随着向云端的迁移,客户希望我们满足其所有基础设施需求,这是不同以往的。而这⿳正是导致我们在基础架构层与VMware和Oracle建立合作伙伴关系的真正原因。众所周知,我们对Windows和Linux、Java和。NET、Postgres和SQL、VMware、Red Hat以及Windows虚拟机管理程序均提供一流的支持。因此,我认为我们现在具备了处理整个基础架构资∴产、整个数据资产,并真正通过这些合作伙伴关系增加价值的能力。而且SAP也代表了同样的情况,因为SAP拥有基础架构,而我们现在是首选的云。因此,我认为,对于任何希望成为SAP客户,希望加速向云端⇔迁移,并从SAP和我们这里获取创新的客户而言,迁移到Azure都是很容易做出的决定。这就是本公告的全部内容。因此,我们非常期待彻底执行该策略,我们非常清楚地看到客户需求。

胡德:菲尔,关于你提出的我们在哪里看到的问题。实际上,你会在几个地方看到它,而不仅仅是Azure,这实际上可能是最合乎逻辑的扩展。但是,这样做的核心是使我们能够更轻松、更快、更可靠地帮助客户将其资产迁移到云中,并充满信心地进行迁移。因此,当我们这样做时,就是要成为坚定的合作伙伴。你实际上可以在更广泛的微软中看到结果,了解这些合作伙伴关系是否能接近第1层工作负载,让业务流程发生变化。因此,我认为这些对于我们继续确保以客户为中心的首要目标至关重要。这就是我们继续朝这个方向前进的原因。

瑞士银行分析师珍妮弗洛(Jennifer Lowe):这个问题可能是提给艾米的。当我分析Office 365中的Dynamics,以及有关商业领域两位数增长的可持续性讨论时,我们看到席位数量正在减少,而且价格的上涨幅度可能不及我们过去看到的四分之一,这使我相信,你在前线工人中看到了很多成功,也许这是推动席位数量增长的更大动力。但是,你能做到吗?同时,你也看到优质SKU也被广泛采用。但是,考虑到未来的席位数量,商业许可证的迁移方面还剩下多少机会,而不是更多地依靠诸如前线工人之类的东西来维持这种增长?在某个点上,潜在的席位增长和诸如前线之类的事情可能会开始进一步侵蚀你继续提升现有ARPU的能力吗?

胡德:我来分开这个问题,因为你实际上是在询问重要的动态因素,而我并不总是认为这是折衷方案。因此,我想在回答中更清楚地说明这一点。首先,关于席位增长的问题。即便不是一线员工,我们都有空间,无论是我们在中小型企业中的能力,还是在全球范围内拥有移⺌动性优先员工的能力,这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广泛的机会,可以帮助人们尝试完成任务并在各种尺寸的设备上进行工作。因此,我们有很大的空间可以继续在这方面取得进展。

现在,这是否最终会带来一些ARPU压力?当然会。但是,对我来说关键在于,我认为这不一定是负面的。我们以前其实没有通过刚才谈到的席位赚钱。因此,这些新席位所赚取的每一美元对我们来说都是新的收入、新的机会和新的空间。这就要跟下一个动态区分开来,这就是为什么最好的指标可能不是平均数,而是我们有能力继续将人们转移到更高价值的SKU,无论这是通过在安全性方面添加真正引人注目的事物还是通过合规性、沟通性、协作性或知识或学习,我们都可以在其中增加价值。无论我们称其为E5还是E3,我们在过渡过程中都有空间,而且我不确定我是否已经看到了这种机会。我对Microsoft 365和我们→不断增加价值的能力感到乐观。

巴克莱分析师雷莫伦绍(Raimo Lenschow):提一个关于Azure的问题。如果我看一下SAP的公告,但是〗你还有其他一些行业公告,比如Humana。我如何考虑你们在进入不同行业方面取得的进展,以及围绕Azure的发展和建立简单的基础架构外包来建立更深层次的关系?

±

纳德拉:这是我们的一项非常认真的策◄略。为了满足客户的需求,我们需要拥有他们现有的合作伙伴,而且还要希望在我们的平台上与之合作。因此,有时是从客户开始的,无论是Humana还是Walgreens还是沃尔玛等。也能从Nuance这样的合作伙伴开☆始,这是我们最近宣布的另一合作伙伴。因此,我们的想法是真正确保每个行业都有合适的大客户和合作伙伴,并拥有强大的市场份额。我认为市场上每个人都知道的一件事是,微软是进入市场的绝佳途径,从合作伙伴的角度来看尤其如此。我们Ⅳ直接借助我们的销售人员以及我们的渠道建立了一个平台,该平台对于第三方开发人员加入Azure十分有吸引力,他们意识到了这些好处。实际上,我们的客户也借此受益,因为这也有助于他们从合作伙伴那里获得最大的价值。(图尔 书聿)
via:新浪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