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解全球最酷的奥运数字报道

发布日期:2020-05-17

《纽约时报》:谁主宰了夏季奥运?

1896年,首届夏季奥运会举行,只有美国、澳大利亚和其他8个欧洲国』家获得奖牌。100多年后,伦敦奥⿲运会上获得奖牌的国家超过了85个,其中包括阿富汗和委内瑞拉。

奖牌史的变迁,就是一部流动的奥运史,《纽约时报》用“流线图”(Str∑eamgraph)最大程度“保真”记录了历届奥运各参赛国的奖牌变化情况。

作品以优美的“流线图”(Streamgraph)的形式展现了1896年第一届雅典奥运会至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各国奥运奖牌变迁,涵盖了游泳、跳水、体操、〗射击、田径等大项◎。

上〡图展示了1896年首届夏季奥运会以来,各参赛国获得的奖牌数量变化,其中:

横轴:奥运会举办时间(自1896年至2012年)

纵轴:以“水流”高度表示奖牌数量(金牌计3、银牌计2、铜牌计1),“水流”越高代表该国获得的奖牌越多;“水流”颜色表示不同国家。

图中的两块“断层”指:1916年、1940年和1944年的三届奥运会因两次世界大战而中断。

从上图可以看出,直到1984年奥运会许海峰夺得奥运首金,属于中国的“黄色流域”才开始出现。从此,中国奥运奖牌的“流域”面积不断扩大。在跳水、举重、乒乓球等项目上更是牢牢占据统治地位:

主宰项目之跳水:

历史上,美国曾统治跳水项目多年。不过,在近代中国重返奥运大家庭后,美国在跳水领域的统治地位易主。特别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增加∪了双人跳水项目后,中国在这一项目的奖牌优势更是让各国难以望其项背。

主宰项目之羽毛球、乒乓球:

夏季奥运会乎举办了将近百年后,羽毛球和乒乓球才被列入正式比赛项目。但自成为奥运项目起,这两项就一直是中国―的传统优势项目。

《卫报》:交互产θ品讲述孙杨夺冠历程

在本届的里约奥运报道中,《卫报》用来“对抗”广播、电视等媒体竞争的一个重要策略就是数据可视化。《卫报》的可视化团队根据每日赛事的重要程度,制作可视化新├闻产品,内容包括技术、运动员表现以及与往届奥运会选手的对比等数据。

为了此次奥运可视化报道项目,《卫报》筹备╯╰了整整三个月:从45人的可视化团队中抽调出十几名员工参与此次奥运会报道,Ц确保报道涵盖不同的国家、☉性别及赛事。

8月9日,孙杨在200米自由泳中的⊙最后25米翻盘,打败南非选手查德勒克罗斯夺得冠军。《卫报》团队通过可视化动图精确还原了孙杨在比赛中每一段泳程的表现。

包括每名运动员出发的反应时间在内,《卫报》的可视化团队将运动员在游进过程中的50米、100米、150米和200米所用的时间和名次都呈现在图中。数据显示,南非选手Chad le Clos在前150米都是领先的。

与静态图表不同,强调交互性的新闻产品改变了传统信息图的线性浏览方式,给用户以最大程度的自主权。点击左上方的蓝色按钮,用户就可以切换界面,看到动态条状图模拟运动员的行进⿸过程。

此外,《卫报》还将历届奥运会该项и目的前三名成绩与世界纪录☆做对比。这里的每一个小圆都代表着一位运动员的比赛数据,当鼠标触及小圆,可以直观地看到该运动员的成绩和奥运会纪录、世界纪录的差距。

最后,《卫报》通过水下摄像机拍摄的高清大图,ξ试图分析南非选手Chad Le Clos在最后50米优势殆尽的原因。虽然Chad Le Clos在游程的前段领先其他选手一个身位,但在最后5▦▩0米,Chad Le Clos利用自己海豚式打腿优势,在水下潜了12米,以缓解疲惫。相比之下,孙杨的极佳耐力帮助他赢得了金牌。

《卫报》通过水下拍摄图片发现南非选手Chad le Clos曾沉入水下休息

目前,《卫报》的可视化团队已经完成了6个可视化数据新闻的制作:男子自行车团体追逐赛、男子七人制橄榄球、体操女子团体赛、200米男子自由泳、400米女子自由泳和女子自由泳接力。

《卫报》可视化团队负责人Aron Pilhofer称,可视化报道的҉核心就是增强新闻产品开发者、设ш计者和记者之间的合作,并通过合作深度整合可以运用的素材。随着新闻同质化越来越严重,新闻机构在同题报道竞争中借助数据可视化和视觉叙事成功走出一条差异化道路。

《金融时报》:信息图透露谁是真正的奥运“王者”

在本届奥运会上,菲尔普斯斩获5金1银,以史无前例的23枚奥运金牌结束职业生涯。那么,菲尔普斯算奥运史上最成功的运动员吗?

针对这一选题,И《金融时报》的数据新闻记者John Burn-Mur◀doch制作了一个样本容量和呈现方式都极为丰富的新闻产品:三张解释性的静态信息图表。

不过,在《金融时报》操作这个新闻产品时,菲尔普斯才刚刚结束男子4X100自由泳决赛,金牌数停留在19枚。

横轴:表示奥运选手的得金牌率 纵轴:表示金牌数量(包括团体赛)

从■表中呈现的数据看,就单纯〧金牌数量而言,菲尔普斯已经突破了天际。不过,从得金牌率看,菲尔普斯76%的金牌率就远远不如活跃在1900-1908奥运周期里的ШRay Ewry,后者作为跳高选手,曾四次参加奥运会比赛,共获得10枚金牌,金牌率100%。

尽管无法将所有的变量考虑进去,《金融时报》还是分了6个衡量指标,将菲尔普斯和不同时代最优秀的奥运选手进行对比。这六个衡量指标分别是:金牌数、得金牌率、平均每届奥运会金牌数、参加奥运会次数、同一赛事的蝉联金牌数和所获金牌的项目总数。这些指标看起来专业、复杂并且繁多,但是都被《金融时报》的数据编辑融合在了一起,毫无杂乱之感。

《金融时报》这份拆щ解“飞鱼”金牌密码的静态信息图表的特点在于准确、深度,通过新旧数据的叠加展现出顶级运动员的“金牌成色”,提供了一种新的解读和探索视角。但遗憾的是,静态信息图表无法在时间维度上对数据进行更新和维护,只能提供“一次性У”展示。∝

《纽约时报》:让历届奥运百米飞人同场竞技

这是《纽约时报》的另一则“入围”作品。

8月14日,博尔特在里约奥运会男子100米短跑决赛中以9秒81的成绩再次力压美国选手贾斯汀加特林(Justin Gatlin)夺冠,实现了这个项目史无前例的奥运三连冠。

不过,如↔果将博尔特和奥运史上的百米飞人们对比,他的水平如何呢?为了得到答案,《纽约时报》图¨形设计部门的重量级编辑Kevin Quealy和同事Evan Grothjan、Grahamζ Roberts制作了一份具有88条赛道的大型百米跑道图。

横轴显示历届奥运年份 纵轴上为历届奥运百米飞人

《纽约时报》编辑以每位选手的百米平均速度为标准,让1896年首届奥运会以来的百米飞人同场竞技,最终2012年的奥运冠军博尔特率☆先抵达终点。

通过上图也可以看出,就三届“博尔特”而言,“伦敦博尔特”是最快的,“里约博尔特”跑得最慢,却依旧获得了本届奥运会的冠军℡。

不仅如此,他们还将博尔特的成绩与历届奥运会男子百米奖牌得主做对比。这份比赛数据可视化作品较好地运用了图表、色块、颜色深◎浅对比等可视化工具的基本元素,一切都为了更好地比较运动员比赛数据而服务≦,让读者更直接了解历届奥运选手的水平。

用解释性视觉呈现进行∏新闻生产已经成为了一种创新模式↗。在《纽约时报》的产≈品中,可视化呈现与文字报道之间是互补的,但又▔不会与新闻内容相重叠,因为这些可视化⊕产品的设计本身是独立的。

互动推送“番外”新篇

全媒派(qq_qmp)上期曾盘点过腾讯新闻和《纽约时报》关于π报道∠奥运的互动玩法,赛程过半,又有哪些媒体“解锁”了新玩法?

CNN:提升社交媒体互动

本届里约奥运会期间,CNN记者就在Kik和Facebook Messenger等多个社交平台和用户互动。CNN的社交媒体总监Samantha Barry说,“我们的记者遍布全球,如今越来越有必要通过社交平台将用户带到事件现场了。”

考虑到各个社交媒体不同的用户属性,CNN的互动内容因平台而异。比如Kik的用户群主要是13——17岁的青少年,在Kik上用轻松的解释性新闻可以更好地传播奥运信息。

而Facebook Messenger拥有更成熟、兴趣更广泛的用户,所以CNN每天在Facebook Messenger的推送频率要更高些。尽管二者策略不同,但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增强与用户的互动,将用户带进现场。

本届奥运会,CNN并不是唯一一家尝试这种报道方式的新闻机构,《纽约时报》也采用了“短信新闻”的方式,每日定时向用户发短信更新赛事看点。

事实上,自2014年索契冬奥会以来,移动社交网络在大型赛事报道上的应用越来越广泛?。新闻机构始终在探索社交媒体使用的不同角度:比如最初的聊天机器人——根据用户提问的关键词自动推送内容。而现在,更多的新闻机构将社交媒体的内容生产权交到了记者手中。

《卫报》创新实验室:推送玩得666

《卫报》移动创新实验室团队已经就新闻推送系统进行了三次系统实验:美国四月就业报告、6月7日的⺌美国总统大选⌒初选情况、以及6月23日、24日关于欧盟问题的现场投票数据与结果。

里约奥运会期间,《卫报》创新实验室继续在谷歌浏览器Chrome和安卓系统扩展新闻推送的实验。

新闻推送的时间和频率视前方的赛况而定。推送内容主要分为“每日奖牌榜≥”、“实时奖牌更新”和“士气测量表”三类。

每天的赛事结束后,《卫报》会推送当日奖牌榜的前三位排名。用户还可以自主选择关注的国家,当所关"注的国家有奖牌入账,《卫报》将第一时间推送新闻提醒。

所有的推送都是为了激发用户点击、阅读内容,因此推送的首要目标就是以一种创新的、互动的方式把内容做好,以此来满足用户需求。基于此,《卫报》团队还设计了“士气测量表”,在赛前或赛中推送通知,就运动员的支持率进行投票。

作为一种基础的新闻通知╳形式,新闻推送被各类新闻App广泛应用。《卫报》移动创新实验室创新推送理念,甚至利用Chrome平台将推送搬到了浏览器上。用户可以在各端接收订阅消息的推送,进而提升用户体验。

里约奥运会不仅是顶级体育竞技的比拼,也是各家媒体在报道创意和技术实力上的拼杀之役。

本文系《全媒派∽》独家编译稿件